当前位置:首页?>?奇幻·qq红包为什么自己发的抢不了?>?烟雨梨花梦?>?分卷阅读12

分卷阅读12

烟雨梨花梦?|?作者:夜续|?更新时间:2019-09-17 11:25?|?TXT下载?|?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全站滚屏?/? 当前滚屏?|? 滚底翻页?|?滚慢?/?滚中?/?滚快?|?恢复默认

????秋雨过后簌簌飘落,黄叶满地,层层堆积,无人清扫。

????秋骨紧握着那个玉佩,最喜欢的玉佩,正圆形白玉厚度仅有半公分,白玉无一星杂质,经过精雕细琢镂空花纹繁复交错延伸,环绕着中间栩栩如生展翅飞翔的凤凰,质感莹润光滑。正是那个南柯让秋骨给一梦的,他果然狠心的走了,秋骨无声的站在远处,看着接天连夜快马加鞭护送回京的尸首,双眼通红,盈满了泪水,微仰起头似不愿让眼泪流出,但偏偏事与愿违。

????另一边,刚得知噩耗一梦开始呼吸困难,喘不过气,这才知道,自己的顽固防御,原来不过一张白纸。衣带翻飞,因跑的太快不小心绊倒扑倒在地,趴在手臂上莹莹哭泣,原本一言一行都不会有丝毫差池的人,此刻完全忘却了多年的素养仪态。衣纱不整,发丝凌乱,毫无形象,从未有过的失态。一梦去到的时候,尸体已经下葬,一梦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只收到了一幅画,画中女子眉目低垂,樱唇轻抿,神色黯然的。旁边提了一首小诗,“春日早起摘花带,寒风夜里把谜猜。添香并立观书画,岁月随影踏苍台”。这幅画因为反复看的缘故,纸张有些旧,有些模糊。可每一笔勾勒,每一抹痕迹,似乎都记载着跨越千年万载的思念。初闻不解君心意,待到我心似君心,一切都对了,可是却晚了。

????明明捷捷战报,攻城数十座,差点把敌国给灭了,为何却在二皇子婚期前一天去世了。一梦还没想好是否逃婚,他就已经替她做了选择。

????☆、宫廷政变

????南柯早已得知时日无多,金银珠宝名贵器物都变了价,无论是跟随自己的党派属下还是公主府人员都做了安排,在还未奔赴战场时,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一切都是那么干干净净,或许他从离开时起就早已不打算回来了。

????敌国就要被灭之时,皇长女意外战死,女皇情绪大起大落,不幸晕倒在床。如今国外尚在平定的最后时机,国内朝廷事情无人主持,皇女一派群龙无首,唯一能与自己匹敌的对手又是个心慈手软的主,失去这个机会皇位就彻底无缘了,太子以探望母皇为由,意图逼宫篡位。只是没想到,三皇子保护女皇清君侧为由正面碰上。原本皇女党派尽数同时跟随了三皇子,自己党派人员也有的已被策反,皇女丢失的兵符竟出现在了三皇子手中,御林军听军令办事临阵倒戈,太子大势已去,三皇子借机上位。一切都像蓄谋已久的圈套,而自己还高高兴兴往里钻,输的彻底,怨不得人。

????一场戏剧性的宫廷政变,还未等人反应过来就结束了,百姓没想到第二天刚醒过来,已经改朝换代了。

????太子余党被尽数清理,唯独幸免了左相一家,照理说左相一家肯定是首当其冲的,但只有左相被罢免了职位,他的家族并未受影响,百官猜测可能是宫变时左相没有参加的原因吧。

????☆、悔不当初

????时间穿过嘶哑的寒风,像满天星似的小花朵绕在树上的梨花,此时此刻已被寒雪代替。山窗寒夜,竹间飞雪,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不管波澜几度反复,她始终站得笔直,像污泥中拔粹而出的青荷。“我一直知道却不堪触碰的,他一直向往的生活,若能早能和他一块...或是去换他去也好...所以我想去看看,至少要守住那里,有个念想,反正……”反正这京城再无可留念的人再也不会有人等她了。记忆中的江南山水依旧,不见眷恋,只剩惆怅,仿佛走入一个早已失去的梦,只更清醒的明白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她不要他,从头到尾她就不曾想过和他在一起,一次次推开他,用冰冷的话语回绝他的接近,一味将他推出自己的生活。在意天下人的反对,这场纷乱唯有他一人执拗,像极了毫无意义的任性,最后我才知道,原来,只有我如此偏执。

????初相识,君子如厮。淡如云,温如风。跟我所想听的完完全全不是一个样,见他第一眼我开始相信有些人天生就是贵胄。他端着酒杯的手不是很漂亮,手指既不不白皙也不秀气,粗糙却让人感觉坚定有力。说话的语气都让人如沐春风,可是他说了,你便不可拒绝,连我也不例外---那天他端给我的一杯酒,我从小到大喝的第一杯酒。我一直以为我人生中的第一杯酒会是与太子的交杯酒呢,没想到他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一切,一切应该都是从那杯酒开始偏离了轨道吧。

????他温柔淡漠,容貌在宴会的人群中并不出众,与一见倾心的容貌更是不沾边。第一眼看去难以让人注意,更不会让人见了动心喜欢,但他却有一种魔力让人在毫无所知的情况下一点点融入人心,让人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不清不楚的就投入了他温柔的陷阱不可自拔。他一直在变,他时而孱弱,时而觉得他强势;时而功名利禄,时而觉得他什么都不在乎;就连容貌也不消停,每见一次都会觉得他俊逸了,更消瘦了,一点点的回想,可仍拼不出他的样子。

????那次刺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那是我才清清楚楚的认识的到,自己的心早就沦陷了。我开始想不理世俗,不顾一切跟随了他,可是太子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我心底的防线,原本跃跃欲试的心被泼了一盆冷水彻底冰凉。“当你们的情感不容于世时,你们的一切,都会因此失去”。我知道我胆怯了,踌躇不定,我害怕家族因为自己受牵连,害怕自己为人诟病,更不愿意因为自己让他失去所有。如今,昔人已逝,独留青冢,椅窗而望,泪落无声。

????☆、断肠思念

????朝朝暮暮,盼望鸳鸯成对,只可惜,当年的青衫不在,温纯的话语已凉。如今只剩青灯古佛四季相伴。

????走后的一个月,人前,并无异样一言一行都优雅到无懈可击,就连走个路双肩齐平,双手交握于腰腹,就连步子间的距离都一样。人后,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冷夜难卧,思绪漫漫,心事缠绵,酒醒只在皇陵坟前坐,酒醉便于花下眠。常常半梦半醒见到那人并未走,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强劲的树干透漏着千年风骨与沧桑,红梅亭亭如盖,色艳如血,浓郁香味覆盖整个院落。雨冷冷的落下,一女子撑一把青伞踩在雨花石径上,女子穿着深红色及腰短袄,搭配顺滑乳白色长裙,梳起的发髻用两枝梨花钿固定,只是简单的插了一支红石宝钗装饰。挨着梅树下只有一个简陋的黑色石墩,细小的裂纹处透出些许酒红色,跟她的衣服颜色很是相似。当初竟没发现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精心布置。明月出云,将大地上的景物从黑暗里一一浮现。他对自己的好变得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节化、越来越丰裕,而他的样子却越来越模糊。无论是生前还是梦中,明明见了无数次,为何还是难以描绘出他到底长什样子,画出都是奢望。

????而现在,他惯用的那些东西都依然还在原地,一切都井井有条,窗明几净、整齐有序,一切都如原来一样,故事却恍若隔世发生似的。雪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融化,庄稼漏出了鹅黄,枝头柔嫩的绿芽也新鲜初放,燕在梁间呢喃,这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时间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海棠似往年一样,依旧怒放如打翻的胭脂浓烈成一片。黑木窗内扇打开着,嵌坐在窗台上,背靠窗框闭眼沉睡。东风袅袅绕过她的发梢,挑动衣摆,香雾空转,昏暗屋内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那女子鬓髻斜置,斜依窗柩,望着院里休栖于梨花枝头小鸟。夜静谧,风静吹,孤鸟与梨花相依相偎却不相知相解,眼前美景了无生气。女子孤身独立,脸上凄楚无奈与委屈尽显,似有千言万语欲与人说,仿似那枝头的小鸟,无人相伴相知,只得得守着青灯,相伴到天明。

????烟轻雨小,夜阑珊,心怯空房,不忍归。花开无声,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坐在我床边,跟我说你回来了。清醒时分,恍觉伊人不在眼前。凄冷与思念汹涌袭来,再难入眠。

????☆、尘埃落定

????“秋骨”二字是主子赐的名字,寓意秋水为眉,冰作骨,当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一生注定要为他沦陷了。我不再满足于现在紧紧跟随,我想了解他的过去,参与他的未来。于是关于主子的一切我都会留意,当听到别人背地里嚼舌根,说主子是乡下村姑无知妇孺时,我气愤的想要杀了他们,可是我却不能这么做我不能给主子惹麻烦,不想给主子留下冷血无情的印象。那样儒雅如清风朗月般纤尘不染的一个人,那样幽雅如寒塘渡鹤,冷月葬花一个人,那样心胸宽广不显山漏水的一个人,不是因该被尊崇的吗?为何他们要这么说主子。要是放在其他权贵听到如此恶语,就算不把你拉出去砍了也要狠狠打上八十大棍,怎么会像主子般仅柔软低沉说一句“无须在意”,一笑了之。

????我喜欢站在主子身后,听那风如何吹动他的发,听他那低低且细细的呼吸,想抚平他那微皱的眉头,解开他那满怀隐忍的心事。主子平素里清心寡欲沉默少言,即使他不爱说话我却知道他所想所念,因为她的在意所以渐渐地他也跟着不得不在意,他所思所想无不关乎着她的一点一滴,全围绕着那个无情胆小的女人。要我是她,哪怕千夫所指,哪怕万人唾弃,哪怕全天下人都反对,只要主子点头,我就可以为他倾尽所有。可是我终究不是她,不是那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我只是一个侍卫而已。我只能眼睁睁目送他离开,最后醉生梦死,游不出回忆却也学不会放手。

????荼蘼花开,爱到荼靡,灿烂、繁华的时刻都逝去深厚持久的感情终结,刻骨铭心的爱失去,繁盛之后留下颓败,又或许是归于平淡,说的就是无论有没有结局都要收场。荼靡的寂寞高傲,清秀,美丽动人心魄,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荼蘼酒般的思念,一饮就醉,醉时就用全部的热情读这忧伤的月色。于是,月醉了,夜醉了,我也醉了。其实等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津,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细雨沙沙的在窗前飘落,梨花飘落像离人的眼泪,浓茶添了一年又一年,荼蘼花开又败,不知梦里在等候何人,只有那一点淡墨画着无限的凄凉。初见时惊鸿一瞥,南柯一梦终是你。

????☆、回魂

????灵魂穿过我的身体回荡在遥远的时空。那柄飘忽于细雨中的油纸伞,踏着青石路从亘古中走来。带着千年的回眸我心一段思念下次遇见。一片空白之后,他从梦中醒来。心里一阵淡淡失落,似是遗失了什么贵重的东西。低头轻叹一声,眼角无声地滑落一滴泪水,很想问一句,她是谁?

????雨倾盆而下,墨黑的天穹偶尔被闪电撕裂,城楼瓦屋悬挂的雨线不绝。不知谁放在角落里的一卷翰墨飘香画卷不小心滑落,一幅简单的山水画却像点燃的□□,原之前如何也想不起来的记忆被封存,一鼓作气汹涌澎湃而来,记忆走马观花闪现,原来现实才一小会,梦中已过了一世,那个世界刹那间就跟自己就没了任何关系。

????☆、渔翁

????梨溪深处一小院落,屋外万树梨花月满天,雨打梨花深闭门,周围几里地就这一户人家,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挨着院落的西北方是一片竹林,竹子紧紧挤在一起,竹叶堆砌厚厚的几层,长得格外茂盛,富有生机,一坐木制楼梯好像通向天上。在竹林的遮挡下这个破旧的院落在外观上就更不起眼了。一间房子,房子后面是个小院子。古朴雕花的木门敞开,屋里就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些渔具,恐怕还能卖点钱的就墙上那幅《渔夫》字画了吧。“浪花有意干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有点理解老翁的心境了,是个自由人。

????门对着一条深幽的不见尽头的古道。举目四望,除了山还是山。视觉所见都被拉长显得无比遥远。所谓后院不过是屋后一块还算平整的空地,歪七扭八的栅栏勉强将青竹和树木隔在外,却隔不住到处丛生的杂草,从来不敢轻易走到那儿。夜晚的院子里月色如洗,空气略湿,虽有蛙鸣和蟋蟀声此起彼伏,但依然改不了宁静气息。竹影扫阶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

????秋至满山多秀色,春来无处不花香,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又是白头翁。

????自己竟成了满面胡腮,看不出年龄的老翁。这老翁肯定无亲无故,平时也特立独行,不然来这么久也不见一个人来看他。

????走了几里路才到一个小镇,庄稼长势喜人,屋舍俨然,家家户户猪满圈,鸡鸭成群,百姓怡然自得。看来自己走后新帝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这老翁应该经常来这卖鱼,这老翁年轻时,眼高手低,游手好闲,自视清高没想到老了后一事无成,不然一个同样卖鱼的小贩被笑卖个渔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能说我曾在战场上挽过大弓降烈马,平朔漠,也曾在庙堂之上翻云覆雨,搅弄风云,也曾由于山水人间,看山宴坐,听雨浇花,焚香试茶嘛,哎,想到屋里穷的叮当响,人家说的也是事实。现如今最重要的是赶紧挣点伙食钱。大雨过后,空气泛着浓浓的青草味,漫山的植物都洗了个澡般越发鲜绿起来,顾不得四处犹在滴落的水滴,郊外游玩的人们,有的泛舟于波光粼粼的江面,有的围坐在树下闲聊,有的绿杨影里荡秋千,孩子们嬉笑打闹,渔樵小河里垂钓饮酒。温柔和熙的阳光,微风习习,杨柳依依,到处都弥漫着淡淡的青草香,明蓝色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不时有纸鸢划过天际,阳春三月,确是踏青的好时节。

????京城一切都变了样,又好像都没变。过期繁盛的公主府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仅剩下以前跟着自己的那个小厮。长公主被追封,丞相之女不知所踪。听身边一个个人开口说出有关于你的事情,说着你最在意的人,却连你自己也记不太清楚的事情,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守护

????时隔生死,从不敢相信,她竟然又从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却不知如何向你招呼,不能痛快的哭诉眼泪,你原来在原地等我,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但我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沉默原来如若不能长相厮守,宁可相对无言也不要永不相见。“已然情深,何惧缘浅”,经历过种种才明白,只要能远远地看上一眼默默的陪在她的身后,何必在追求虚无缥缈的天长地久。心里渴望已久求而不得,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恍如隔世不真实,如同被灌注了甘霖雨露的苍白大地,发出丝丝缕缕的青烟。

????即使知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还是愿意为你倾我所有,只是“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现在的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了,只能默默守护着你。

????看着这个来送鱼的大胡子渔翁,一梦很多记忆早已被打散,明明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但他的一举一动都似曾相识,好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发生过,一定曾经有过这样的画面。本来提起的心卡在了半空中,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谁的寂寞覆我华裳,谁的华裳覆我肩膀。心中越是激荡动作越是温柔,一梦抬手想接过鱼,手指将触未触,却比握在一起还让人激动“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